热搜:南怀瑾 |证严上人

分类浏览



英国强制执行法
作者:
张永红 著
定价:
65 元
页数:
405页
ISBN:
978-7-309-10231-4/D.653
字数:
488千字
开本:
16 开
装帧:
平装
出版日期:
2014年1月       
本类其他相关图书

内容提要


       本书全面系统地探析了英国强制执行的理论与实践。作者结合二十五年来上海法院的司法实践,以及他在英国利物浦郡法院作为访问法官“陪审”时的体验,对英国强制执行权的定义,执行员“市场化”和“司法行政化”双轨制的运行模式,自力救济性质的欠租扣押和没收租权,金钱给付判决与逾期税、费在执行中的冲突及协调,强制执行与破产的衔接,不动产交付判决执行中强迁的特点,征地强迁与拆违强迁的异同等问题作了深入分析,并在比较的基础上,就民事执行业的“市场化”改革、强制执行与破产的关系,以及执行的冲突与协调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观点。

作者简介


       张永红,男,1966年8月生。2007-2008年度英国外交部“志奋领”学者(Chevening Scholar),英国利物浦大学法学硕士,复旦大学法律硕士,南京农业大学农学学士。曾在上海金山法院工作20年(其中14年多在基层法庭工作),办过不少民事、商事和执行案件,担任过立案庭庭长、执行庭庭长、研究室主任。曾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综合处处长,现任执行监督处副处长,三级高级法官,国家法官学院上海分院兼职教师。主要研究兴趣:强制执行法。发表的论文有《英国法院执行体制的市场化改革》、《英国民事执行程序中法官与执行员的职能定位》等30余篇,负责编撰的著作有《强制执行》(副主编)。

书摘


       书摘
       民事执行是一个行业,执行员是一种职业。我们能否借鉴英国的做法,将“强制执行权”定义为通过动产扣押和变价出售的方式追收债务的权力,并将依授权行使“强制执行权”的人员统称为“执行员”?如果这样的话,那“强制执行权”的权力主体可否将“强制执行权”授权职业化的私法主体(执行员)行使?这些依授权行使“强制执行权”的私法主体可否像英国高等法院执行官和“持证执行员”那样采用类似于律师业的运作模式市场化运作,由此将依授权通过动产扣押和变价出售方式追收债务的业务转化为法律服务业的组成部分,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一种可供债权人选择使用的市场化运作的职业执行员制度,建立一种经认证的执行从业人员制度以满足社会不同层面的执行需求?如果建立这样的制度,如何防止执行乱?
      
       书评
       我确信永红的书定能增进中英间的相互理解
       Yonghong had learned more than about British enforcement law than I knew!
       The world is becoming a smaller place and it is so important that people from different nations understand and learn from one another. I am sure that Yonghong's book can only help to improve that understanding.
       (selected from the Foreword written by English District Judge Gerard Fitzgerald for the book)
       [对于英国强制执行法,永红知道得要比我多。
       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小,不同国家的人们相互学习和理解是多么得重要。我确信永红的书一定能够增进这样的理解。]
       (摘自英国地区法官杰拉德•费兹捷勒为该书所作的序,中文翻译及标题系作者所加)
      
       目录
      
       FOREWORDGERARD FITZGERALD(杰拉德·费兹捷勒)
       前言
      
       第一编 总论
      
       第一章 强制执行概述
       第一节 强制执行的含义及其分类
       第二节 金钱给付的强制执行方法
       第三节 强制执行权与执行员
      
       第二章 英国强制执行制度的形成与发展
       第一节 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的强制执行制度
       第二节 普通法形成和发展时期的强制执行制度
       第三节 制定法上欠税扣押制度确立后的强制执行制度
       第四节 最近十多年来强制执行制度的新发展
      
       第三章 强制执行中的人权问题和基本原则
       第一节 强制执行中的人权问题
       第二节 强制执行法的基本原则
      
       第二编 自力救济性质的欠租扣押与没收租权
      
       第四章 商用场所欠租追收制度
       第一节 欠租扣押财物制度概述
       第二节 欠租扣押财物制度的存废之争
       第三节 商用场所欠租追收制度
      
       第五章 持证私人执行员及其执业组织形式
       第一节 私人执行员的历史沿革及立法规制
       第二节 私人执行员申领执行员证书的规则
       第三节 私人执行员申领执行员证书的程序
       第四节 “持证私人执行员”的执业组织形式及投诉处理
      
       第六章 商用场所“没收租权”和“平和进入”制度
       第一节 承租人违约时出租人依约提前收回占有出租房屋的权利
       第二节 “没收租权”/“平和返占”的程序
       第三节 租约期间届满承租人拒不腾退时的“平和进入”制度
       第四节 “没收租权”和“平和进入”的适用范围
      
       第三编 判决、裁定的执行
      
       第七章 判决、裁定执行概述
       第一节 判决、裁定的范围
       第二节 高等法院和郡法院的执行方法
       第三节 执行程序的一般规定
      
       第八章 判决、裁定的执行体制
       第一节 令状赋权程序中的法官、法院官员与执行员的职能定位
       第二节 执行裁定程序中法官与法院官员的职能定位
       第三节 获取债务人信息程序中法官与法院官员的职能定位
      
       第九章 动产控制程序
       第一节 动产控制程序概述
       第二节 豁免财产
       第三节 进门权
       第四节 书面扣押
       第五节 责任与救济
      
       第十章 不动产押记后的出售之诉
       第一节 诉讼进程的“当事人主义”
       第二节 案件处理的基本理念
       第三节 “出售之诉”的程序特点
       第四节 “出售之诉”的司法实践
      
       第十一章 指定接管人
       第一节 衡平法上作为执行方法的指定接管人
       第二节 民事程序中指定接管人保全财产的制度
      
       第十二章 不动产交付占有和强迁
       第一节 “占有之诉”与“占有令”
       第二节 居住房屋短期租赁关系中的快速占有程序
       第三节 临时占有令及其执行
      
       第十三章 高等法院执行体制的“市场化”改革
       第一节 “郡长”职能的历史沿革
       第二节 “郡长”执行体制存在的问题
       第三节 高等法院执行官体制的确立
      
       第十四章 郡法院的执行管理与执行实践
       第一节 地区法官的执行裁决
       第二节 法院事务管理局执行管理与执行实践
       第三节 郡法院收结案统计分析
       第四节 公民咨询局与“信访”矛盾的化解
      
       第十五章 执行员监管体制
       第一节 “市场化”与“司法行政化”并存的双轨制模式
       第二节 执行员的执业及监管现状
       第三节 执行员监管体制改革
      
       第十六章 违法停车罚款的执行
       第一节 停车条例“去刑事化”执行概述
       第二节 违法停车的处罚程序
       第三节 罚款单的强制执行
      
       第十七章 外国判决的执行
       第一节 判决执行之诉
       第二节 登记程序
       第三节 欧洲执行令
      
       第四编 欠税、欠费的追收和征地、拆违程序中的强迁
      
       第十八章 治安法院的民事管辖权及其民事判决的执行
       第一节 治安法院的民事管辖权
       第二节 治安法院判决确定金额的执行
      
       第十九章 地方税和儿童支持署评估决定的抚养费的执行
       第一节 居住房屋税的强制执行
       第二节 营业房产税的强制执行
       第三节 儿童支持署抚养费评估决定的强制执行
      
       第二十章 国税和国民保险费的执行
       第一节 所得税、公司税和资本利得税的强制执行
       第二节 印花税的强制执行
       第三节 关税与消费税以及其他非直接税的强制执行
       第四节 国民保险费的强制执行
      
       第二十一章 强制购买程序中的强迁
       第一节 英国征地制度概况
       第二节 强制购买令的实施程序
       第三节 占有令状的执行
      
       第二十二章 规划法拆除违法建筑程序中的强迁
       第一节 规划法拆违程序概述
       第二节 “戴尔农场”拆违案
      
       第五编 破产与债务缓、减制度
      
       第二十三章 强制执行与自然人破产
       第一节 强制执行与债权人破产申请的衔接
       第二节 自然人破产的立法现状与司法实践
       第三节 破产对强制执行的影响
      
       第二十四章 自然人债务管理与缓、减制度
       第一节 个人自愿安排
       第二节 郡法院“管理令”——“穷人的破产程序”
       第三节 限制执行令
       第四节 破产管理署的“债务缓减令”
      
       第二十五章 公司自愿安排、接管、管理和清算制度
       第一节 强制执行与公司自愿安排
       第二节 强制执行与接管
       第三节 强制执行与破产管理
       第四节 强制执行与破产清算
      
       结语 民事执行改革的三个问题
      
       参考文献
      
       后记 我的一位英国法官朋友

书评       

《英国强制执行法》背后的故事

张晗

       这是一位曾在基层法院工作过20年的高级法院法官撰写的一本学术专著。看完书稿,我被作者那种坚持不懈的求索精神和批判吸收的开放态度所深深打动,细细想来,这其实是一种缘,做人与做书之间的缘分。
       初次见到本书作者张永红法官,他看上去很年轻,没想到他早在1988年就已大学毕业,在法院工作了25年,而且大学里主修的是土壤农业化学。从南京农业大学的农学学士到英国利物浦大学的法学硕士,从基层法院法官到高级法院法官,对这个司法实务派的研究人员,我充满着好奇。
       他与强制执行有缘。他对我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工作,前14年一直在基层法庭,一开始是当书记员兼驾驶员,开着警车去执行。提任法官后开始独立办案,审执兼顾,谁办的案子谁执行。提任副庭长后,他管执行,带着执行人员经常早执行、晚执行。主持法庭工作的两年间,法庭办的案子由法庭执行,他主要的精力也放在执行方面。提任立案庭庭长后,碰到最多的是执行信访问题。担任执行庭庭长后,他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执行法官。2009年3月,他通过竞岗担任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综合处处长,现任执行监督处副处长,执行是他多年的本职工作。
       他与英国法官有缘。看了书稿的后记《我的一位英国法官朋友》,我对他说,是否可以请他的英国法官朋友为本书作个序,没想到一个月之后,那份充满赞叹的英文序言已发到了我的邮箱。“对于英国强制执行法,永红知道的要比我多”,“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小,不同国家的人们相互学习和理解是多么得重要。我确信永红的书一定能够增进这样的理解”……这是一位英国地区法官给出的评价。在英国利物浦大学法学硕士的背后,张永红告诉我,他四年里参加了五次雅思考试,好不容易才拿到总分6.5分、单科成绩不低于6分的成绩,后经英国领事馆层层筛选,他41岁拿到英国外交部“志奋领”奖学金,出国留学并不容易,圆了一位80年代大学生的留学之梦,他不能让领导和同志们失望。
       他与法律文化有缘。作为一名中国法律文化熏陶下的法律职业人,能够在英国学习法律,并能亲身体验英国法院司法实践的机会不多。比如令状制度,这在英国法律文化中具有重要地位,但国内真正对令状的本质有所了解的人并不多,真正看到过令状的人则更少。他告诉我,正是在利物浦郡法院“陪审”时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执行令状,才激发了他写作的欲望。读完他的书稿,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一本关于英国强制执行法的学术专著,更是一本英国法律文化的缩影。执行乃法律之终局与果实,执行涉及法律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对英国强制执行理论与实践的探析,也体现了英国法律文化历史与现状的一个视角;他对中英强制执行制度状况的比较、分析,也是两国法律文化的碰撞与交融。
      
 
最古老但不是最无趣的法律——读《英国强制执行法》

章武生(复旦大学教授、博导)

       圣旨到——××官员接旨……类似的场景,影视作品中常见,但现实生活中早已废止。然而,在英国强制执行法中,至令还保留着这样一种古老的程式。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张永红法官的专著《英国强制执行法》(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1月版)中,还附有这种“圣旨”的样式,只是这种“圣旨”的名称称为“令状”。接到令状的执行员即被赋予了通过动产扣押和变价出售追收令状所列债款的权力。
      
       研究英国法的学者都知道,在19世纪民事司法改革中,英国早已通过1873年《司法法》废除了“令状”制度,那为什么在强制执行中,这种古老的令状制度得以保留呢?最令人信服的解释是法院判决的执行需要“王权”,需要运用国家权力。按照这样的解释,我们概念中的执行官应该是强有力的政府官员,可恰恰相反的是,现在的高等法院执行官是商业化运作的市场主体,身份上是类似于律师的法律职业人。这样一种执行官制度,最早可追溯到中世纪私人执行员制度。
      
       私人执行员是一个古老的职业。在中世纪,他们是依地主授权追收地租的人员,多数是地主的管家,如果佃户拒不交租,执行员可以扣押佃户财物“逼租”,这样的行为得到了法院判例的确认,成了普通法的规则。1689年《欠租扣押财物法》赋予房东变价出售扣押物的权力后,这种扣押成了与法院执行扣押和欠税扣押相类似的权力。当时从事这一职业的人员无需资质,后来英国立法规定,若要承接欠租追收业务,必须经郡法院法官审查同意,颁发“执行员证书”后才能执业。这些私人执行员,受债权人的委托,至今仍从事着各种债务的追收活动,特别是在逾期税款、商事物业欠租、违法停车罚款等债务的追收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英国的强制执行制度有着很深的历史文化传统。高等法院执行官和郡法院执行员的运作方式也有较大差别,高等法院执行官“市场化”的运作模式也说明,在运用国家权力强制执行时,还需要有效的体制机制提高执行的效率和效果。
      
       执行乃法律之终局和果实,强制执行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法律之一。我国现行的强制执行制度借鉴了不少大陆法系国家的做法,对英国强制执行制度关注不多。事实上,正如作者指出的,英国作为普通法系的发源地,其强制执行制度具有代表性,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等普通法系国家或地区都能看到英国强制执行法的影子。书中对执行员“市场化”和“司法行政化”双轨制运行模式、强制执行与破产的关系、执行的冲突和协调,以及不动产押记和“出售之诉”等制度的探讨,对破解“执行难”,完善我国的强制执行制度都有较好的借鉴启示意义。
      
       摘自《文汇读书周报》2014年6月20日第10版
      
 
   

地址:上海市国权路579号
邮编:200433
电话:021-65642854(社办)
传真:021-65104812

图书购买:021-65642857 

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2018年若有问题请与我们 (webmaster@fudanpress.com) 联系! 沪ICP备050159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