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南怀瑾 |证严上人

分类浏览



唐金海自创诗联书法集——我手写我心
作者:
唐金海 著
定价:
180 元
页数:
156页
ISBN:
978-7-309-12743-0/J.324
字数:
334千字
开本:
8 开
装帧:
精装
出版日期:
2017年5月       
本类其他相关图书

内容提要


       書後絮語
      
       寫完最後一幅自創自書的書法作品—『絶處逢生機在我,終極歸宿運由天。』—已是丙申春末的一個午後,其時,正與夫人寄寓美國加州斯坦福大學女兒的新居。新居遠離塵囂,遠近花樹並茂,庭院清静,時有飛鳥憩息,幾無雜事相擾。我倚窗而立,看着三年多來自創自書厚厚幾叠的書法作品—猶有翰墨清香襲人—百感交集:由耕耘千萬部文學作品爲業,到跋涉硯田爲樂,蒼茫人生,造化何其『戲弄』人也—遂小憩静坐,思緒聯翩。
       絮語一。大學者熊十力先生説,做學問要『沉潛往復,從容含玩』—吾輩雖達不到這樣的境界,從中倒也受到一些啓發。做學問首先要
       『沉潛』得下去,出入多次,静心埋首,不急不躁,『含玩』趣味,悟其内涵。治學如此,『遊藝』何嘗不是?大文學家、大書法家蘇東坡從另一角度,對研究和習練書法,也説過類似的話:『留意於物,往往成趣。』治學和習書,都要『沉潛』,意存『含玩』,情在『成趣』,果如此,則『物理一也,通其意則無適而不可』(蘇東坡)。
       孔子也早就説過:『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成趣』就是快樂,就能持之以恒,終極在於『樂』,在於『趣』,而不在成『名』成『家』,不在争『位』拿『獎』;而『樂』在其中,『趣』味無窮,纔應是治學和習練書法者的終極歸宿。—此爲『通其意』乎?
       如此數十年,彈指間已是蒼蒼鬚髮花白,踽踽步履蹣跚了。
       在積年研讀、習練『二王』、智永、『顔、柳』、孫過庭、懷素、蘇東坡、黄庭堅、米芾、趙孟頫和魏碑、漢隸、章草及金文之時,尤在於石鼓文的研讀、思考樂『趣』和習練。而今『自創自書』的詩聯書法集即將付梓,自然『樂』在其中,也隱隱有一種久違的『童趣』之感,甚至不知老之已至。
       絮語二。正如本集『代自序』中所説,書法不僅僅是運用筆法、結字、章法、墨韻、布白等進行創作的藝術,還是它們先天性的與作爲書法載體的漢字,巧妙、神奇地組合成的文句、文意的一體化創作的藝術。故僅僅滿足於抄録書寫前賢的經典詩文,顯然不足。—那是『入他神』(蘇東坡),如書家『志在高遠』,還應力争運用自己的筆法去書寫自己創作的詩文,—那就是『入我神』(蘇東坡)。而如前所述,書寫自己創作的、達到相當水準的詩文與力争用獨創的筆法去完成作品,同樣重要又同樣艱難。—這好比書法的『兩翼』,有這『兩翼』,書法纔能『飛』得高遠、飛得穩健,纔更有可能將中國書法推向一個新的境界。—這『舞文弄墨』的兩方面,前賢都有甘苦之言:『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賈島),『吟安一個字,撚斷幾莖鬚』(盧延讓),『爲人性癖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杜甫)等。『弄墨』如何?一樣勞心勞力。千百年相傳的『池水盡墨』『退筆如山』『廢紙三千』等,説盡了書法道路上的崎嶇坎坷。—即使『人書俱老』(孫過庭),書法也未必能達到應有的審美境界。—近兩年幾位著名資深書法家説,現在有些人把書法看得太簡單了,參加過幾次書法展,出過書法集,得過名目繁多的某種獎,有的甚至打着某某協會理事的招牌,招摇過市,炫示『身價』,儼然以著名書法家自詡。對此,筆者是『檻外人』,難以置喙;閑來旁觀現狀,倒也對這些當代著名资深書法家所説頗以爲然。
       絮語三。本集所收自己創作的詩、聯,有一些是往年教學、遊覽的即興感賦,有大部分係近三年集中創作而成。—自知『兩翼』功力不逮,也不計工拙,僅聊以自樂。—詩、聯既冠以絶句、律詩,當然理應遵守歷代前賢大家開創的格律規範,—歷史證明,它們是前人天才的創造,是前人探索詩詞審美規律的智慧結晶,是漢文化寶貴的文化財富。但衆所周知,上世紀的『五四』時期,許多學貫中西的文化大家高擎新文化運動大幟,對漢文化中的不少典籍(其中也包括舊詩詞格律)進行了新的闡釋和取捨。筆者對此也有部分認同,遂有選擇地吸收了『五四』新文化運動這種首創的精神成果。在本集自創的詩聯格律方面,首先是堅守,遵奉歷代先哲創造的格律規範,如平仄、押韻、對偶、詞性等的基本要求;二是堅持,堅信詩詞以表情達意、抒懷言志、寫景審美等内容爲宗旨;三是酌情變通,不能爲遷就格律而有損情懷意志的抒發,也不能爲表情達意而過多地違背格律規範,也不拘泥於古籍韻書和文獻典故,多用新文化運動後通行的現代音韻和語詞,而必要時,僅作少許適當的調整。
       現代社會生活和文化較古代豐富複雜得多,原本適合表現古代社會生活和文化的詩詞格律規範,理應作適應表現新時代生活的調整,有志者必須作長期艱苦的探索,畢其功於一役,一蹴而就的捷徑是没有的。但歸根結底,創作者的學力、功力、才力和生活閲歷,以及獻身文化藝術孜孜不倦的刻苦精神,永遠是關鍵,永遠是盡可能完美地處理好運用傳統詩詞格律規範,表現較爲豐富複雜的現代社會生活和文化的基本元素。筆者生性自在而狷介,隨緣而無争,已是先天不足,更兼『後天失調』,遠不能望前賢耆宿於項背,故偶有新作,朝夕吟味,自是樂而忘倦,却也時感汗顔。—如上簡述及書集中作品,雖有反復推敲自信之處,仍然難免疏誤,尚祈專家學者和有識之士不吝賜教耳。
       絮語四。『嚶其鳴矣,求其友聲。』(《詩經》)當年煌煌數百萬言文學著作的撰寫,雖有『敲門磚』的心態,却是孜孜矻矻,立意創新,有的是與志同道合者在學術道路上披荆斬棘而前行,有的是獨立焚膏繼晷完稿。—但書成後,還要爲出版操心奔走。而今,值得慶幸的是,自創自書詩聯書法集的書寫和出版,一路受到前輩和同輩的鼓勵和年輕友人的讚賞。後經聯繫,書稿很快得到了向以出版高品質的學術論著、教材馳譽中外的復旦大學出版社社長、總編和責任編輯的頷首和賞識,他們體諒『民』意,鼎力相助。對爲這本書稿付出智慧、心力和辛勞的復旦出版社,筆者將銘記於心,並永懷感激。
       最後筆者於情於理於事,都得深深地感謝夫人張曉雲和女兒唐瀾,她們是我自創詩聯最早的嚴格的評鑒者,有時還參與創作和修改;尤其是唐瀾,她擅長寫詩,又練書法日久,對我創作的詩聯的修改意見委實中肯,她們的三言两語時有畫龍點睛的效果。爲此,我曾戲謔地稱她們是有『火眼金睛』的『一字師』、親妮地尊她們是有奉獻精神的『良師益友』。
       在即將結束這篇短文時,特録引清代兩位著名書法理論家的名言。劉熙載説:『書者,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周星蓮説:『静坐作楷法數十字或數百字,更覺矜躁俱平,若行草,任意揮灑至痛快淋漓之時,又覺靈心焕發,下筆作詩作文,自有頭頭是道,汩汩其來之勢。』
       寥寥數語,説盡了書法的樂趣、魅力和神秘,信然也!
      
       唐金海 
       二○一六年秋改定於復旦大學息心齋
      

作者简介

书摘

书评       

   

地址:上海市国权路579号
邮编:200433
电话:021-65642854(社办)
传真:021-65104812

图书购买:021-65642857 

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2018年若有问题请与我们 (webmaster@fudanpress.com) 联系! 沪ICP备05015926号